天天小说 > 历史军事 > 善良的宇智波 > 正文 4.如今走过这世间

正文 4.如今走过这世间

推荐阅读: 官道无疆重生香江1981武侠之大后宫从奥特曼开始超级提取燃烬之余红色仕途法师网从遮天开始签到醉枕香江

    木叶忍者村,地上地下,天翻地覆。

    浅司从根在后山的入口跃出,眼神因强烈的阳光而微眯,然后朝四下看去。

    居高而望,原本繁华的木叶不见了,只有一片平地,圆形的外圈是堆砌的断壁残垣,满目狼藉。

    依稀间,能听见或痛彻或无助的哭泣之声。

    “已经如此地步了么。”浅司看着,既然真的出现了眼前的局面,那想必最终的决战,依旧是鸣人跟佩恩天道。

    那么,他就不担心了。

    “怎么了?”被他挡住视线的婵问道。

    “没什么。”浅司现在不想让她动,“乖,闭上眼睛。”

    婵有些疑惑,但还是听话地将眼睛闭了起来。

    浅司左右看了看,藏身在一棵大树后。

    他将婵靠着树安置,然后坐在一旁,吃了颗兵粮丸,开始恢复查克拉。

    “可以睁开了吗?”婵好奇道。

    “随便。”浅司淡淡道。

    婵睁开眼睛,身体不能动,完全看不到山崖下的木叶村。

    她偏头看了眼浅司,他的脸上还有尘土,身上看着也有些狼狈,像是蒙尘染垢,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婵努着嘴,想要提醒一下他,但又怕会让他以为是自己嫌弃,所以就索性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时间慢慢过去,浅司的查克拉每恢复一分,插在婵身上的短矛力量就越强一分。

    婵的脸色有些发白,过程中,她忍不住闷哼一声。

    “怎么了?”浅司看过去。

    “我疼...”婵咬了咬唇。

    浅司心肠冷硬,不为所动。

    婵咬着嘴唇,不出声了。

    过了不久,远处的木叶忽然传来轰鸣之声,然后是莫名的尖啸,出现了庞大到难以形容的查克拉波动。

    浅司一下睁开眼睛,眼中勾玉微转,凝聚成冰冷的万花筒写轮眼。

    他站起身,慢慢走到崖边,木叶的正中心,身穿白衣的高大阎罗无声伫立,自口中飘出亡者的灵魂,绿色的荧光散落在木叶村的各处。

    山风吹动衣袍,浅司面无表情地看着,果然是这样,结果还是这样。

    他轻呼口气,然后抬起手掌看了眼,掌心里,那个菱形的「楔」印记浅淡,几乎要看不清,但它仍然存在着。

    在之前的对抗中,自己之所以能够抵御别天神,除了止水留给自己的瞳术外,还因为自己体内有着另外一股意识。

    举例来说的话,浦式跟他,就像在面对迪达拉的自爆时,万蛇之于佐助。

    当然,浦式的意识还未消失。

    大筒木是不死的。

    浅司走回树边,将虽然脸红却不明所以的婵扛了起来,然后朝着最高的那座山峦而去。

    长门虽然死了,却留下了更有价值的东西,前提,是先迈过小南。

    ……

    白色的纸覆盖在弥彦和长门的身上。

    “你也要带这家伙回去吗?”鸣人问道。

    “嗯,佩恩天道是用弥彦的遗体做成的,他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小南低声道。

    “弥彦...”鸣人深吸口气,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想你应该不会再回晓了吧?”

    “我会离开晓。”小南说道:“对我来说,弥彦和长门就是一切。他们两个人的梦想都托付给了你,接下来你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梦想。

    既然长门相信你,那我也相信你,我们雨隐将和你一起,追逐他们两人的梦想。”

    鸣人低下头,轻呼口气,“鸣人这个名字,和永不放弃的毅力,还有痛楚,那是从师傅和师兄那里继承的!”

    小南看着他,慢慢抬起手,一簇纸花凝聚而成。

    递过去,“希望这次你能成为永不凋谢的希望之花。”

    鸣人一怔,随后接过,神情认真。

    微风渐起,凋零的树叶随风飘散。

    小南看着鸣人离开的背影,身边是漂浮的包裹在式纸中的挚友。

    孤单,落寞,此时的她在某一时刻,就像失去家和所有的小姑娘。

    而终于走到今天,她也要离开了。

    这时,小南本欲抬起的脚步一顿,眼眸微动,瞥向身后。

    风声沙沙的林中,走来沉静的身影,衣角轻轻飘动,流云血红刺目。

    小南眼帘低了低,悲伤隐没,眉眼锐利。

    “你怎么来了?”她问。

    “这里是木叶,我不该来吗?”浅司反问。

    “有事?”小南转过身去,看着他。

    浅司的目光在她身侧飘着的尸体上看了眼,“这不会是首领吧?怎么是两个?”

    小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知道多少?”

    浅司没说话。

    小南回想起长门之前的怀疑,皱了下眉,“有关佩恩的情报,是你透露出去的?”

    倒不是还想计较什么,事已至此,她只是还有些不明白罢了。

    有关佩恩或者说轮回眼的消息,鼬是知道一些的,但绝不会那么详细。那么,在晓的组织里,唯一有可能透露给木叶情报的人,就只剩下眼前之人了。

    可话又说回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小南甚至还怀疑,是不是那个宇智波斑,想要借刀杀人。

    “这重要吗?”浅司淡淡道。

    哪怕心里,他想的是:如果不告诉小南的话,这算不算让对方死不瞑目?

    他此刻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即便在以前,他或许会腹诽,却不会这么恶毒,就算对方协助杀死了自来也。

    但现在,他无所顾忌,所有对别人来说是负面或难以接受的,他都有足够说服自己的理由。或者说,是麻醉、欺骗自己的理由。

    人,一旦有了念头,就会如荒草般蔓延。

    对此,浅司并未察觉,他也从未这么想过,他认为自己是对的,且没有所谓。

    此刻,他平静地与小南相视,没有散发丝毫敌意,更无半点杀气,就像是真的曾共事过的同伴一样。

    但就是这种态度,才让小南警觉。

    “我想知道。”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之人,在想对方来的目的,以及,真的是一个人吗?

    “是我。”浅司点头。

    小南一愣,像是没听清。

    “是我将长门的情报泄露给木叶的。”浅司说道:“我告诉了火影,自来也后来也知悉,可他反而天真的以为,就算你们是晓,是雇佣兵团,但还是他的好徒弟,他可以劝你们回头。”

    说到这,他无声一笑,不掩嘲讽,“结果显而易见,他因为自己的愚蠢死了。我有些好奇,你们自诩正义,那正义有没有心啊?”

    小南从浅司口中听到‘长门’这个名字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相信了,因为这个名字,除了‘宇智波斑’和绝以外,没有外人知晓。

    或许,真的是那个宇智波斑跟他说的吧,她心里想着,真正在意的,却是眼前之人的后半句。

    因为很少会有人觉得,自己所坚持的梦想与正义相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