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10章

推荐阅读: 官道无疆从奥特曼开始超级提取燃烬之余红色仕途法师网从遮天开始签到堕落三部曲之我欲成魔大时代之金融之子醉枕香江

    古争此时感受上空的威胁之后,也不禁暗骂一声,一时不察竟然被对方抓住时机,陷入被动状态,更是没有想到这条水龙本来目的就是把自己困住,真是老奸巨猾。

    不妥她怡然不惧,挥舞手中的云荒剑,往着自己周围斩去,几道金光闪过,一道道蓝色的绳索从自己身上断裂而开。

    不过在断裂的同时,在远处的水中,又是几十道蓝色的绳索从水中升起,再次朝着这边飞射而来,在这一片水域当中,那些该死的绳索简直无穷无尽。

    尤其配合那漩涡的旋转之力,更是让古争一时间陷入纠缠当中,没有第一时间从中挣脱。

    古争眼看着上面的山峰落下,而头顶的一层外壳也缓缓消散,省得下来第一就是撞上自己的防御。

    而这些鬼东西还在纠缠着自己,根本没法从中出去,眼中怒气一声,也不问自己再次被那些束缚自己的蓝色绳索个缠住,手中的云荒往空中一抛,化为一道金光朝着空中抛去。

    只见云荒上面金光一闪,一股强大的金焰在其上陡然爆发出来,周围的所有的海水被那股强大的气势给排斥一空,以雷霆之势迎着那巨大的山峰冲去。

    高伯看着眼前,冷哼一声,在旁边的金色玉环冲天而起,同时控制那山峰开始急剧般缩小起来,眨眼间就只剩下之前的一般大小。

    虽然个头小了很多,可是那山峰之上厚重凝实更加让人侧目,实质般的黄色光芒依附在表面。在预兆着他铁桶般的防御,下一刻就要和与云荒剑相对而撞。

    可是此时高伯嘴边露出一丝笑容,只见那巨峰在中间突然之间,一个水缸大小的空洞突然出现,似乎是在为对方提供一条通道。

    云荒剑瞬间沿着那条特意为他准备的通道,瞬间穿透过去,朝着空中继续飞去。

    而古争此时再次摆脱那烦人的水声,刚刚从漩涡中心挣脱出来,就觉得如期的声音并没有升起,反而头顶的阴沉之感越发得沉重,这才抬头一看,巨大的阴影瞬间朝着他笼罩而来。

    古争大惊,身上立马布上一层黄色光芒,同时双手挡在上面。

    下一刻,古争整个人被巨大的山峰给镇压下去。

    无数黄色符文从山峰上不断冒出,然后不断的再次涌入进去,加强着本身的镇压之力。

    而头顶那个水龙巨头也是昂首虚吼一声,然后张开巨口朝着山峰吞了下去,周围所有的海水都在极速般消退,被山峰给吸收下去。

    而本应该在下方的古争,却诡异地消失了踪影,似乎被山峰给吞入腹中。

    那高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直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真正的伤害的对方,毕竟从威力上来讲,这两道攻击即便落在对方身上,也无法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势。

    而他打定主意,准备一举将对方重创再说。

    此时在空中那道金光已经在天空中展开身形,足足数十丈的金色长剑,不断轻鸣着,散发着强烈金属性的气息,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

    而高伯正准备用他来重创古争,在他的控制下,那巨剑正在极速攀升自己的威势,就等到顶点的时候,一冲而上,要是这一击能把困在山峰中的古争给轰杀掉最好不过。

    但是一声“铮铮”的脆响忽然在空间升起,高伯有些疑惑的顺着声音看去,却发现本应该和古争断开的联系的云荒剑,此时正在天空之上。

    一个同样巨大无比的剑影在空中不断发出颤音,尤其是在其周身,更是有数不清的剑气纵横空中,让整个天空都泛起点点涟漪,仿佛整片天地都要被撕碎一样。

    尤其那巨大剑影上的两颗宝珠,就仿佛像古争的双眼一样在紧盯着着高伯,尤其在那剑影直指他的时候,让他遍体生寒,仿佛大难临头一样。

    自己玉环所化的金剑,一比之下,高下立判,根本不是处在一个等级之上。

    不过他转眼就把这负面情绪给抛之脑后,同时一声大喝,随着山峰表面慢慢淡化,一个全身被一层层黄色雾团给包围,只露出一颗脑袋的古争缓缓浮现而出。

    此时他全身上下都被山峰给牢牢束缚住,一条条蓝色绳索连接在古争和山峰之上,那些黄色符文沿着纽扣不断没入黄色雾团中,来加强束缚之力,让他如同一个靶子一样竖立在半空当中。

    高伯见此不再犹豫,率先一直,半空的金色长剑陡然一亮,身体表面更是熠熠生辉,朝着古争极速射去。

    金色长剑所过之处,在剑身表面形成一道金色氤氲,留下一道明显的金色痕迹,让这整个金剑威力再次提升一个档次。

    不过此时古争脸色反而并没有任何惊慌之意,反而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让高伯根本不知道为什么,空中金剑再次加速冲向古争。

    古争嘴唇微动一下,似乎在念叨什么咒语一样,在古争面前的虚空当中,一层层蓝色的水雾突然升起,只见那些水雾快速在空中旋转起来,眨眼间就形成上百个雾团。

    高伯眼角一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这点,不过想到连天空的云荒剑也在依然控制,或许那禁制无法完全杜绝对方,于是控制金色长剑在水雾之中快速闪动起来。

    每一个水雾之间空隙虽然不大,但是在高伯的精密控制下,那长剑竟然没有碰撞一丝一毫。

    不过让高伯脸色不好看的是,随着那长剑仿佛一条蛇在其中来回闪动,其中金剑表面金光不断流逝着,仿佛被那水雾给吸入进去。

    等到出现在古争面前的时候,整个剑身之上,最初的凌厉气势已经荡然无存,给人一种外强中干。

    想要击杀古争已经彻底不可能,不过却依然能给对方一些伤害,想到这里,高伯依然控制着金剑朝着对方心口捅去。

    可是忽然之间,原本被捆死死的古争,周边黄色雾团瞬间被消失不见,古争整个手掌泛着朦胧的金光,一把抓住了疾射过来的金剑,稳稳地控制住对方在空中不再动弹。

    这个场面让高伯真是吃惊了,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己短短几息的时间过后,自己竟然同时三枚玉环同时失去了联系。

    联想到刚才的异状,高伯脸色一变,阴晴不定看着眼前的两道被激活的玉环,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

    “现在该轮到我了。”古争哈哈一笑,哪里看得出一丝担忧,反而有数不清的高兴。

    因为古争之前根本不知道,原来在这玉环当中,竟然深深隐藏着古争留下的精气。

    这精气根本不是古争自己所留,而是给自己之前就被那位准圣特意给压在玉环最深处,没有和他同等级的修为,根本觉察不到。

    而这精气的作用,一旦接触到古争的气息,只要精气还在,这玉环的掌控权就被强行转移给古争,而且还根本没有任何副作用。

    用句话来说,这玉环最初就已经是古争的本命法宝,哪怕经过高伯的炼制,也只是让对方看起来属于他,平常也能像普通法宝那样用,可是一旦接触古争,那么就瞬即成为他的,这也是古争强行抓取金环所化金剑的缘故。

    在最初被水龙吞入腹中,古争一接触就明白,这才演了一出好戏。

    当然好戏才刚刚开始。

    随着古争话音刚落,一直停留在空中的云荒剑绽放出万丈金光,万里天空被无数道金色灿烂所覆盖,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这一道剑影。

    同时一道道雷鸣之音从周围轰然惊出,一股让人惊骇的肃杀之气朝着下面的高伯压了下去,让他仿佛被牢牢锁死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原地等死。

    高伯看着天空仿若万丈金影的云荒剑,心里猛地出现一股不可阻挡的想法,同时心里疯狂挣扎起来,短短一息之后,这才那种威压状态中醒悟出来,心中惊恐万分。

    这一击他根本挡不住。

    突然之间,天空之上所有的金光回缩,连周边那疯狂翻涌的剑气也安静下来,纷纷朝着剑身上覆盖上去,让其锋芒再次提高一分。

    同时整个剑影仿佛雪山崩塌一样,似缓实急朝着下面落下去,其剑尖直指在下面的高伯。

    看似毫无气势的云荒剑,仅仅是才往下落一分,方圆千丈之内的海面瞬间被压下几十丈,仿佛一个巨大深坑,牢牢禁锢在海洋之中。

    而处于在最中间的高伯更是感同身受,这一刻如同死神降临一样,让他甚至都想原地等死。

    “噗”

    高伯咬破舌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唰”的一下惨白起来,哪怕刚才已经最好准备的他,在云荒剑的干扰下,再次陷入那种被威慑的状态之中。

    “不能硬挡!”

    看着上空的云荒剑,在身体外面的两个光环再次亮起,一道绿光充往他的身上,另外一道则是化为漫天火焰,在他的头顶之上,帮助他稍微挡一下。

    古争看到对方这样做,又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对方身上升起,心中不禁佩服对方,狡兔三窟,竟然对方还有隐藏的手段。

    不过稍微犹豫一下,古争还是控制一下云荒剑的速度,同时整个人朝着下面极速飞去。

    那些炙热的火云在半空熊熊燃烧着,一股股热浪把周围的虚空看起来都有些扭曲起来。

    不过古争却根本无惧那些烈焰,仿佛送死一般,直接冲进火场当中。

    不过下一刻,整个火焰开始急速缩小起来,很快露出里面的古争,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那个红色圆环在古争手中轻轻颤抖着,仿佛在为自己回到原本主人的手中而感到欣喜。

    “去!”

    古争看着面前空空如也,那高伯竟然再次利用那种传送离开这里,不过却丝毫不介意痛失重创对方的好机会,要是当时留下来他,自己的火环甚至在这一击之下都能损坏,根本不值得,要知道五套一起威力更加惊人。

    随后往前一指,头顶的云荒剑极速缩小起来,然后再一次一加速,直接冲向他消失的地点,也同样没入虚空当中,追寻着对方而去。

    “这一次,你还有地方可逃?我就真心佩服你!”

    古争身上再次冒出一束光束,身形也同样消失在原地。

    高伯还有隐藏的地点吗?已经没有了。

    此时他跨越万里,来到自己最后隐藏的地点,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个地点可以说是他最后的老巢。

    也同样是在一处深海之中,一座孤零零的小道,上面没有任何生物,在外面有着阵法的遮掩,一般人也无法发现这里,也没有任何山峰,只是一片葱葱郁郁的灵竹在上面生长着。

    而岛屿上除了简陋的一间竹屋,其他任何值得人惦记东西也没有,只是他用来静养的场所。

    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这里靠近曾经的一处大战场所,许多人觉得这里非常晦气,基本都不会走这边,再加上灵气丰富,这才在岛屿布置下来。

    “如果你在过来,那么就在这里和你决一死战。”高伯感受周围丰富的灵气,快速地吸收起来,一股股灵气形成的白雾在空中形成一道粗柱,从他头顶灌输下去,同时手掌一摸,口中吞服一枚森鹿给他的高级丹药。

    也不管心疼不心疼,如果对方真的跟过来,恐怕他都没有时间去吃药了。

    一个略显透明的珠子被他给拿出来,想了一下之后,稍微激活之后,把它抛去空中,那个透明珠子一丝丝红色光芒在里面闪烁着,哪怕没有被引爆,一股仍然让人发怵的空间气息。

    随后那枚珠子就隐匿在虚空当中,一点气息都没有泄露。

    刚刚做好这一切,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其他事情,此时脸色忽然一变,身形极速朝着半空飞去,同时手里一晃,一个翠绿色仿佛竹子编织的盾牌出现在他手中。

    那一条条竹子仿佛流动得绿液一番,在上面缓缓流动,一道道灵纹不断从其中冒出又落下,看起来防御力十足。

    刚刚拿起绿盾,在他原先的位置上,空中猛然颤抖起来,同时大片的涟漪从其上不断扩散,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中要出来一样。

    紧接着下一秒,一柄看似普通的金剑直接从里面蹦了出来,随后剑尖一转,朝着上空的高伯直刺而去。

    虽然为了跟随高伯而来,再加上之前古争的强行止住,耗费了太多,不过此时依然让高伯皮肤表面如针刺一般,根本不敢小觑。

    “砰”

    云荒剑直接撞击那道绿盾之上,巨大的力道让高伯身形朝着后面猛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不过让他欣喜的是,手中的绿盾对方只穿透到一半,就被绿盾给死死卡在半截,无法再突刺进去。

    绿色光芒和金色光芒不断的缠绕,都想试图把对方给压过去,可是现在看来,金光似乎有些力竭,渐渐地有些暗淡下来。

    高伯见此,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种攻击,对方肯定也不会发出,而自己也不会给对方那么长时间蓄势,要不是自己强行逃离这里,估计在那巨大金剑之下,不死也要重伤,那么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此时,原本暗淡下去的云荒剑身形在陡然一亮,一道小型的金色剑气从剑尖上直透而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下高伯的心口。

    如此近的距离下,再加上高伯放松的关口,他真是始料未及。

    不过身体的本能让他身躯问问一矮,同时侧面闪去,就感觉到左肩一痛,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出现在上面,甚至都影响了左臂。

    这一次,云荒剑终于耗费所有,整个绿盾再次一发力,直接被对方给挤了出去。

    高伯强忍着剧痛,身体之上再次冒出一团团绿光,再加上丹药的作用,短短几息时间,外皮竟然白骨生肉把血洞给愈合好了。

    只不过外伤可好,那么大的伤势却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剑气在伤口周围,甚至一些朝着体内钻去,让他里面的愈合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好。

    而这是,随着下面不远处空间的闪动,古争的身影也尾随而来。

    “你在跑啊!”

    古争扫视周围,便明白对方估计没有后手了,伸手一抓,远处悬浮在半空的云荒剑“嗖”的一下飞了回来,古争朝着脸色有些难堪的高伯喊道。

    “我愿意付出代价,来解决我们两个人之间矛盾,只要你开得起筹码,要知道真是逼我,虽然你非常厉害,可是依然会在身上撕下一大片肉,甚至同归于尽,你看如何。”

    高伯目光闪烁,看着古争立马说道。

    本身实力强大,再加上那柄厉害的武器,高伯手中并没有任何武器可以为之对抗,稍微接触几回合,高伯就知道,自己还真心可能打不过对方,直接开口求饶,面子之类根本不值钱。

    “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古争看着对方此时求饶的样子,想起当时自己被对方故意欺辱,想要折磨自己,心中就觉得心中特别痛快。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自己掌握主动权了。

    “只要不危及我的生命,哪怕我给你当几十万年的奴仆都可以。”高伯一边说着,一边把体内残留的剑气给祛除出去,同时更是调集丹药力量愈合伤口,至少不能耽搁左臂,要不然自己更是连半分希望都没有。

    “奴仆?我还不需要实力如此之高,还有对我仇恨的奴仆,我想要活得更久一些,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只要自费修为,甘愿当一个凡人,我绝对饶你一命,你看着怎么样。”

    古争一脸玩味地看着,身体已经做好准备,等着对方最后的回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